邮箱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中心 - 八院新闻 > 正文
八院开通京沪班车、采取无接触式派送,想方设法保障科研生产任务有序进行
发布时间:2020-06-02 作者: 信息来源: 八院

514日晚2101,保障专车工作微信群里滴一声:“各位同志大家好,随着今天班车安全抵达院部,我们承接的疫情期间京沪班车的长途保障任务也告一段落。”2020年春节以来,为应对新冠肺炎疫情,确保航天科研生产试验任务按计划推进,八院采取多种形式,想方设法保障人员出行和型号产品运输。特别是开通京沪班车和加强铁路运输防疫工作在复工复产中起到了重要作用。截至目前,据不完全统计,八院运送人员1100余人次,产品近130批次。

连接京沪的使命与保障,跨越万里的责任与担当

有一位为了执行任务乘坐过京沪班车的总指挥曾经在朋友圈诙谐地描述:“长途跋涉全靠‘腚力’。” 将近20小时的车程,每周一早上6:00发车,半夜才能到达北京。司机和乘客都要在一个封闭的空间里待18小时以上,三顿饭都在车里解决。在服务区停车休息的时候做好全身防护,大家互相开玩笑说自己是征战前线的医护人员。

就这样,217日,由八院运行保障部牵头、各单位申报名单、上航实业具体承运的第一趟京沪班车发车了。截至514日,京沪班车累计发车12批次,接送往返京沪开展航天任务的职工778人次,往返行驶32582公里。

说起京沪班车设立的原因,主要是八院各单位都有在北京的任务,一方面是形势严峻的疫情下各地严格的交通管制和职工安全保障的硬性要求,另一方面是迫在眉睫的航天任务容不得耽误,怎么办?为了将航天人在疫情之下安全送达目的地,在八院运行保障部牵头和指导下,上航实业设立了京沪班车,为各单位进京开展航天任务提供专线客运服务。

每周三中午1200前各单位报名下周一乘坐京沪班车的人员名单,上航实业负责汇总,院运行保障部负责开好单位介绍信,备齐情况说明和乘坐人员的健康证明等材料。有时周五下班了,院运行保障部还接到临时急需乘坐京沪班车的人员名单。为了新增一位或者几位进京乘客,整个证明材料全部都要重新盖章。“虽然要求各单位尽量按时、准确地申报乘车人员,但为了型号任务,我们常常宁可自己麻烦点,也尽量满足班车的乘坐需求。”院运行保障部副部长韩剑峰说道。

面对多变的细节,院运行保障部强化管理职能,简化信息上报程序,将原来各项目办不定时汇报人员信息的模式转换为各项目办上报给所在单位,再由各单位指定负责人于规定时间内统一向班车负责人上报的模式,不仅提高了工作效率,也有效减少了漏报、重复报和频繁更换的问题。

为了确保运输安全,上航实业挑选出4位持有A1驾照、经验丰富的驾驶员,每次车程配备2名驾驶员。在京沪往返2800公里路程中,2名司机轮流驾驶,饿了啃块面包、吃桶泡面,为减少去卫生间的次数,渴了也不敢喝太多水。近20小时的工作强度、无规律的饮食、逐渐拥堵的路况、前期严峻的疫情形势下感染的高风险,程卯生、杨志军、蔡先明、何纪明4位司机师傅没有抱怨,轮岗轮班,圆满完成了一次次班车运输保障任务。上航实业运输事业部京沪班车负责人王泽感慨地说:“在京沪班车的运输保障任务中,驾驶员为了保障航天科研生产,每一个人都值得敬佩。”

2月底到3月底,上海市交通管制升级:市内包车不能超过50%的实载率。上航实业迅速采取应急处置措施,根据班车实际承载人数,派出短驳车等候在苏沪交接处的太仓收费站,返沪班车经停收费站后,班车上的部分乘客被安排到短驳车上,确保每辆包车容载数不过半。“班车到达太仓都在夜里10点左右,司机师傅们总会提前到达等候点,大家很配合,也顾不上麻烦和辛苦,这让短驳接载很顺畅。” 王泽介绍说。

“无接触式”派送火箭

航天产品的运输也是在全国阻击“疫情”发展的背景下全力推进。此前, 149厂接到了按照原计划运输长征运载火箭的“命令”。“在接到消息前,我们就和天津、铁路局方面沟通过运输方案。所以消息一到,我们就按照制定的‘七个一’的防疫方案一步一步做了起来。”此次押运的149厂负责人李亚军回忆道,“这次押运任务,最关键的就是人员安全和最后的‘无接触式’交付方式。”

李亚军所提到的“七个一”防疫方案指的就是全程伙食一次性采购、上下车一次消毒、一人一间火车包间、就餐一人一桌、一天一次产品检车、早中晚各一次全车消毒、早中晚各一次体温检测。

在出发前一天,149厂列车长张荣伟对火车专列进行了最后一次的检查。他和团队成员仔细核实此次押运方案,先后检查了餐厅的物资储备情况、产品列车的绑扎情况、卧铺的消毒防疫情况、医疗应急物资等,并对列车进行出发前的最后一次消毒与通风。他说道:“在押运过程中,因为要减少和外界的接触,所以我们全程紧闭车窗,出发前的全程通风非常重要,这等于是把上海的‘空气’运到了天津。”

因为防疫要求,原本每日两次下车检查产品状态变成了每日一次。李亚军介绍道:“产品的检查是押运中最重要的环节,对比两次的检查情况是我们判断产品状态的最直接的数据。”正因如此,团队成员在前几日重新分析了检车方案,他们和铁路部门协调了在抵达第一个站点时增加一次下车检查,从而能够在第一时间判断产品在运输情况下的绑扎状态。

在运输过程中的每次下车检查,试验团队都要穿上一次性鞋套,上车后再进行一次全身消毒,从而确保车厢内的环境处于一个良好的状态下。叶君作为此次总装团队的负责人说道:“这次押运我们享受到了‘总统级’的待遇,每人都有自己的一个包间,生活上得到了很好的照顾。”为了减少车上人员之间的相互交流,押运团队精简到最“精炼”的配置,原本六人间的包厢变成了一人一间。

经过几天的押运,火车顺利抵达天津。“产品吊具从火车上卸下来了。你们可以来取了。”李亚军这样告诉等候在天津的余小波。此刻,余小波正带领着团队前往火车站,准备将长征火箭从火车上转运到公路车。

经过最后的工作交接,此次“无接触式”派送火箭的任务顺利完成。随后,在短暂的休整后,李亚军和团队成员兵分两路回到了上海进行后续的总装任务。

过去的3个月疫情期间,八院运输保障条线拓展了京沪班车、试验队包机往返基地等服务形式,还在传统的型号产品铁路、公路和海上运输中不断提高保障能力,坚持为航天员工和产品撑起一片安全天空。

【打印】 【关闭】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